徐徐而来

家里的巧克力过期了,也许是因为太苦,太硬,嗯,就是我不喜欢罢了,我露出了尴尬而又僵硬的笑容,非常仓促,很快就消失了,然后紧紧的抿了抿嘴,连那一顺可怕的样子也不想让别人看见。很可怕也很幼稚。

评论